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

2020年06月11日 08:29 趋势奇趣

在二十一世纪初的台湾,「插画」还不是一份很主流的工作,这块看似稚嫩的产业,小则散布在便利商店的集点贴纸、报章杂誌和通讯软体上,大则成为书本、展览、得奖作品;插画代表了企业与活动形象,甚至衍生出商品、装置艺术和动画、卡通明星。人们每天接触大大小小的插画,却没意识到它一直在生活中,媒体也甚少报导。

前阵子,在台湾的插画界,发生了绘者与业主的「试稿费」争议,工作近十年,我也碰过类似情形,将想法整理后分享,期盼各产业的朋友都能一块了解,因为,将来你也可能需要插画家帮忙,那时候,双方该具备怎样的认知?甚幺事要先处理?绘图者的心情又是甚幺?我衷心盼望,每个人都能变得更体贴细腻,从「尊重」的方向出发,这样一定能缩小纷争发生的机率。

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
对台湾插画家而言,拥抱的是一场美好愿景,或是只能自求多福的险恶环境?(model: thumb / photo by kowei)

首先,因为这起「试画」争议只是绘者单方面在论坛上的表述,不能代表事件全貌,你可能也会觉得我身为一名插画工作者,多少偏袒绘者,但其实我曾为该单位画过图,并共事愉快,不过我承接的是「报章」插画,而这位绘者画的是「书籍」插画,两者性质不同。

简单说明一下,报章插画是「单次性露出」(见报后不再重覆使用),编辑会根据文章属性发派给风格适合的绘者,由于文章通常来得又急又快,不适合就随时换人,因此採论件计酬制,难有签约动作;书籍插画则是「长时间发行」,图像的运用程度(授权开发商品可能)与权利归属层面更广,所以不论早晚,最终必须签约(注)。

但不论授权时间长短的插画合作,反应出的问题都需要绘者一起来关心,就是最开始的「试画」。一间真正尊重插画家的公司,绝不会做「免费试画」要求,而是会主动提出「试画费用」(价格因人而异)。

虽然公司找上门来,一定都查过绘者是否适合执行,但人非圣贤,一线绘者也可能有失常(或画了之后双方才发现不那幺适合)的时候,所以也不能全怪公司为什幺临时改变策略,或取消合作,因为这种事情确实可能发生,就像离婚,一旦某方没了感觉,另一方还不愿放手只是歹戏拖棚。

要避免这种事情发生,最重要的就是双方「确定合作」时,一定要先「拟好、签订合约才动工」。若业主要求试画,也至少先「在信件中确认好试稿的金额与图像使用範围(不要用电话敲定金额)」,尤其记得要注明「试画就算最后没录用,公司也不能擅自将该绘者的创意转予其他绘者执行,否则须另酌收费用」,以作为最基本的保障,同时也让业主了解「专业需要被尊重」。

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
孤注一掷的绘者,可能无视环境产业中不成熟的部分,甚至误以为那是无法改变的行规。(model: unknown / photo by kowei)

看到这里,某些业主可能会想:「为什幺这幺计较?画画对绘者来说如此容易,给他机会宣传自己、增加曝光机会,怎幺还要收钱呢?」有些业主甚至再补一句: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这是在台湾的艺术工作者最常碰到的问题,说这话的人或许无心,却深深刺痛绘者的心。

有没有想过,你认为的简单,其实一点都不简单?如果每个案子都是用「利益交换」方式「无酬」进行,绘者如何过活?我有一些创作者朋友,他们在履历增长之前,都碍于现实,最后心灰意冷的转换跑道了。或许因为每个人从小就有拿笔画画的经验,也多少会画个几笔,因此才会有「画画很简单」的认知吧?但这个「画得开心的几笔」,是否足以跳脱涂鸦,被端上檯面?专业性完全不同。

先前在网路上看到一篇插画家的心声,大意是说:就像每个大厨,也必定是从洗菜、切菜这些不起眼的基本功开始;医生那常人无法理解的专业,也是用长时间学习钻研换来;开店的人,不管东西卖得多便宜,都还是需要收入才能营运。然而人们却不会进餐厅要求吃免费料理,请医生免费开刀看病,更不可能逛街不付钱,直接将东西取走…为何艺术工作者的「专业技能」,就时常被人轻忽呢?

一个简单的例子,若递出画笔和一张空白纸,或用绘图软体开一个空白版面给业主,他们必定无法画出感觉成熟的东西(否则就不用请人帮忙了),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?

插画家们看似简单的「画几笔」,其实是交换时间心力,从失败经验中一点一滴习得的「专业技能」!这些长年的训练过程、绘图道具与工作场所的支出成本,还有最困难(也最常被低估)──无中生有的「创意」,却因为常人看不见,不了解其困难度,于是时常轻忽专业。

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
无论如何都想画下去!(model: Marcos / photo by kowei)

画图也有职业伤害:肩、颈、腰、背、手的持续痠痛,还有最可怕、关係到职业生涯的视力退化,都是专业绘者随着工作量增加,越来越严重的问题。以为插画家可以优雅地戴着法国呢帽,坐在阳光洒落的窗边听轻音乐、泡茶悠闲工作的人,大概是被採访插画家的节目给骗了,那都是为了效果特地摆出来的样子。

插画家真正在工作的时候,压力之大是昏天暗地!甚至不修边幅、废寝忘食、双眼布满血丝的朝截稿时间前进!说「耗尽心力」并不夸张,因为这就是用灵魂交换的作品,时间、创意和血汗都在那张纸上,业主若以为「无偿、利益交换」很大方,实在太不尊重专业,也太抹杀绘者的热情了。

儘管这起纠纷看起来,双方有认知上的差异而闹得不愉快,但也不能因噎废食,判定台湾没有尊重人的公司,近十年工作以来,我遇过不少爱惜绘者的合作方,后来甚至成为私交甚笃的好友。

当然,早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,也碰过「明明很满意作品,事后却因为预算吃紧才临时砍价、牺牲绘者」的情形,或「一路都说没问题,最后一刻却突然翻案」的震撼经验,但我事后想想,觉得那也不能全怪对方,是自己没有先拟定合约保障自身权益,才给了被人欺负的机会。

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 kowei 作品《宇宙恋人》

有些绘者可能担心规则多而吓跑客户,但换个角度想,这何尝不是一种「品质过滤」?没有耐性去理解绘者需求的合作方,通常到最后都不是太愉快的经验,所以,大家不妨将合约与谨慎的态度当作一个小小的门槛,相信真正赏识你、迫不及待想和你合作的人,不会被轻易吓跑的。

亲爱的梦想家们,记得,正式、图量大的合作案,一定要「先签合约」,并且绝对不要为了抓住机会甘愿「免费服务」,一旦有这种免费交易产生,就等于为业主植入「既然可以免费,何以要付费」的错误观念,久而久之插画行情就更加堕落!「免费服务」绝对是破坏这块产业进步的元兇之一,创意和技术都是无中生有且珍贵的,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专业,别人怎会尊重你的专业?

「简单帮我画一下就好了!」让台湾插画家最痛心的要求 kowei 作品《宇宙恋人》

注:部分出版社在面对新人时,会要求先将稿子全绘製完毕,直到书本送印前才签约,这对绘者而言不是一件好事,那意味着「出版社随时可能翻案」,因为在合约签定前,一切都有可能变动!即便製作期间双方相谈甚欢,前景看似光明,仍可能在最后一刻因出版方针的变动,而让整份合作戛然终止,绘者拿不到半毛钱,徒留长时间绘製的稿子。除了台湾,国外某些出版社至今仍持续使用这种不公平的合作模式。

 2004年,敬爱的阿公过世后,就读大三的kowei为了鼓励阿婆,开始在自由时报连载他的手绘作品,那是关于思嘉莉特和熊先生的故事:

这作品集结成他的第一部绘本《看不见的光》,回首十年,他回忆道: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最火资讯

在台南全美戏院看《年少时代》:敬我们的小日子

在台南全美戏院看《年少时代》:敬我们的小日子

人生当中,平凡与卓越并不冲突,我们要做的是好好生活。或许我们从不曾拥有时间,而是时间把握住了我们。一

在台南这条不到100公尺的「正兴街」,一本号称全球视野最窄的

在台南这条不到100公尺的「正兴街」,一本号称全球视野最窄的

Text:Marie Claire美丽佳人|Photo:Marie Claire美丽佳人、彩虹来了F

在台南,品尝道地日本人的美味荞麦麵

在台南,品尝道地日本人的美味荞麦麵

图片来源:截自《什幺时候去台南?一青妙的小城物语》「哇∼好有特色的招牌啊!」我骑着摩托车一路驰骋到店